您的位置: 鄂州信息港 > 时尚

朱亚林的亮剑精神7z

发布时间:2019-07-14 01:10:43

朱亚林的亮剑精神

中国经济北京1月22日讯(冯兴科)听说国家电冀北电力检修分公司有一个朱亚林,这个人了不起。他不仅是近百米高空超高压输电线路带电作业的技术能手,而且善于发明创造,还能带班组,遇到危险,永远自己先往前冲,遇到困难,永远不服输,有股狠劲,敢啃硬骨头,是个难得的人才。

当中国经济见到朱亚林的时候,却发现朱亚林只是一个稍显腼腆、瘦瘦弱弱的小个子,穿着一身灰色工作服的他,丝毫看不出有任何的“狠劲”在里面,只是一双手,有着粗糙的皮肤与厚厚的老茧。朱亚林的“狠劲”,到底来自那里呢?经过与朱亚林和他同事们的深入了解中,中国经济慢慢对朱亚林有了认识。

500千伏超高压输电线路上的“守护者”

对于普通老百姓而言,对于“电老虎”,是再熟悉不过了,但是对于500kV超高压输电线路带电作业,可能还是一个陌生的概念。不过,在行内,大家都知道,这是一个高智力、高技能、高投入、高风险的工作,非一般人能胜任这样艰苦且高风险的工作。

500千伏超高压输电线路,像一条条长龙在半空中蜿蜒,而导线内的强大电流,就像是关在笼子里的超级电老虎。朱亚林的工作,就是在“长龙”上作业,与“虎”共舞。

野外、高空、带电、频繁、长期,多种时空元素融为一体,让超高压带电作业成为一般人难以应对的艰难挑战。因为500千伏超高压输电线路上一些需要及时处理的小缺陷,不可能停电作业,带电消除缺陷就成了必不可少的作业任务。

朱亚林出生于我国东北山区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朱亚林从小就帮父母干农活,为了跳出农门,他在学校读书一直名列前茅。直到现在,在他老家的那个山沟里,也就只出了他这么一个大学生。“现在还记得考上大学的时候,乡亲们都给我送行的场面。”朱亚林说。

2004年,23岁朱亚林从东北电力大学毕业后,到北京国家电冀肝功原因北电力检修分公司报到。本来想着作为“天之骄子”,从此就留在北京了,却不想被分到了河北农村的一线班组。

“开始确实有点想不通,好不容易跳出了农门,没想到上岗却在秦皇岛抚宁的郊区。周围是养鸡场、养牛场和大山;没想到苦读十多年到头来工作的地方比东北老家还要落后。巡线一圈下来体力透支,身上还有好多毛毛虫;没想到工作强度比村里外出打工安徽癫痫病医院查询的民工还苦还累……”朱亚林说。

朱亚林想的很简单,虽然与自己想的有差距,但“既来之,则安之”,“与其消极应对,不如积极努力,打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空。”于是,“巡线、砍树、登塔、安装销子、擦拭瓷瓶、校正防振锤……”成了他的日常工作。

不过,一线班组在实际工作中的艰苦程度,还是刚刚从象牙塔里走出来的朱亚林所没有想到的。朱亚林所在的单位,维护着85条、8617公里500千伏超高压线路,分布在阡陌纵横的华北平原和高山大岭的燕山山脉。

每天大清早,朱亚林和他的“战友”们,每人带上几个馒头,背着几十斤的工具配件,每天步行十几二十公里,巡视20级铁塔,在几十米高的铁塔爬上爬下检查维修……遇到狂风暴雨、电闪雷鸣这样的恶劣天气,线路出了故障需要抢修,半夜都得爬起来赶赴现场。

一年下来,朱亚林的足迹,也随着线路走廊蜿蜒伸展,遍布华北大地。面对中国经济,他谈到了他所面临的太多的刻骨铭心的次:

次钻玉米地,又闷又热、浑身沾满毛毛虫,又痛又痒,玉米叶喇伤胳膊、脖子,疼得不敢沾水;次徒步进山区,荆棘遍地,下不去脚,花几个小时巡视一基铁塔;

次过沟壑,眼看着铁塔就在眼前,就是过不去,愣是绕一个小时才跨过去;

次去砍树,手上粘出多个血泡,疼得连筷子都拿不起来;

次去验收线路,在几十米的高空线路上一走就是一天,晚上做梦都梦见在导线上晃悠;

次去停电消缺,从白天等到后半夜一直停不下电来,回到班组还没休息2小时,就马上赶赴现场……

这太多的次,在日复一日的工作中变成了常态,艰辛,构成了他工作生活的主色调。正是在这日复一日的枯燥、艰辛、风险的工作中,朱亚林和他的“战友”们多次在紧急情况下保障了北京、天津、河北等一些地方的电力供应,保障了京津冀地区经济的正常安全运行。

带领班组永远往前冲的亮剑精神

在检修班组的每一天,朱亚林每天负重30公斤以上的工器具材料爬行在涞源地区的高山大岭中,没有巡检路,他用脚自己开辟,没有暖汤热饭,他用矿泉水面包代替,没有床铺被褥,他就和衣卧地而睡……

三年后,从农村出来的大学生朱亚林终于用辛苦和汗水获得了认可,他被安排担任检修班的副班长。担任副班长后的朱亚林任务更繁重、更重大,每天他早出晚归,随时应对作业过程中出现的各种问题,调整作业方案,检查实施过程,总结经验教训,处处都精细安排,亲历亲为。

2007年,朱亚林从扶宁工区调回北京超高压公司输电处。回到北京后,朱亚林丝毫不敢掉以轻心,更是勤勤恳恳,永远冲在线。2008年,北京奥运保电工作是朱亚林印象深的记忆。

“保电前几个月对50多条500kV线路,有5000多公里线路,要完成一次检修筛查,一个螺栓都不放过。”朱亚林谈到,那些天,他和“战友”们跋山涉水,奔波于华北大地的沟沟壑壑。

作为检修班组副班长的他,每天都在编制方案、整理数据,安排任务,从早忙到晚,连续几个月都夜以继日地奔劳。奥运保电期间,作为检修班组特护大队一员,白天徒步巡视线路20余公里,夜间特巡数十公里。

朱亚林善于将理论知识与实践进行结合和转换。他经常在白天工作后,夜晚独自点灯加班,他整理归档巡视资料、出具各种报告;他参与各种培训学习,系统学习线路运维相关知识;向老师傅请教、搜索各种文献资料、优化工作流程,革新工艺方法。

2009年,朱亚林大胆建议公司开展无人机巡线作业的研发,他的建议得到了公司高度重视,一个项目研发小组成立了,朱亚林成为研发中的重要成员。四年后,多旋翼无人机巡线技术开始在实践中应用,这是国家电系统内的技术突破。目前,由他的名字命名的“朱亚林创新工作室”已有多项成果。

朱亚林深知,要想驾驭超高压线路,必须掌握带电作业的本领。于是,他主动提出要参加全国带电作业比武。这一想法的提出,可让班组其他人员有些怀疑,我们能行吗?为打消大家的顾虑,朱亚林靠过硬的理论、实践基础和超常的勤学苦练,很快拿下了地电位、等电位作业的资格。

随着带电作业能力的提升,朱亚林还被聘为华北电带电作业培训中心兼职培训师。2012年3月至6月,他组织、参与了带电作业人员比武的培训,带队获得全国第八届电力行业职业技能竞赛带电作业比武实操名的佳绩。

2012年北京7.21特大暴雨那天,已是检修班班长的朱亚林和他的同事们面临一场空前的考验。朱亚林的同事张荣就给我们讲述了的抢修经历。当时,北京某地一座电塔因大雨冲击马上会出现倒塌,为了避免停电,造成民众恐慌,他们必须得连夜进行抢修。

“我大半夜被叫醒去进行抢修,”张荣告诉,到达抢修地点时,电塔周边已经出现水涝,只有把水抽出来,往里填沙才能保住电塔不倒。但水已溢到人的胸口高,谁都不愿意,也不敢跳到水涝里。

“在大家犹豫的时候,朱亚林已经跳进去开始抽水,谁都知道跳进去是玩命儿,但这时候必须要有一个敢冲的人,就只有朱亚林,他真的很让我佩服。”张荣激动的说。

“大家伙在这种氛围里面,尤其是班长特别给力,在关键时候,他能挺上去,我们肯定也能跟上去,”朱亚林的其它同事也说,他危机时刻的那股“冲”劲儿起了很好的带头作用。

“他就是我们的主心骨,有他在身边,我们就感觉特别踏实,”朱亚林班组唐巍等同事们坦言,朱亚林不仅是他们的同事、领导,也是实实在在的患难兄弟。“我们一年因为工作关系,呆在一起的时间要比跟家人呆在一起的时间多几倍,所以我们跟家人一样。”

“那天的冷风特别大,跟下刀子没啥区别,在我们检修准备结束的时候,我就是爬不到软梯。”回忆有一次遇险的情况白癜风静止期,唐巍还是有点后怕,“因为从早上8点一直冻到12点多,我已经完全失去知觉,爬不到软梯就没法爬到塔边下去,而风越来越大,软梯马上就要被吹走,这种情况下,朱亚林不顾自己的危险,从塔上爬过来给我递了一根绳,一点点把我拉到软梯旁边。”唐巍说,是朱亚林救了他一条命。

危险的关键时刻,永远是朱亚林冲在前面。“朱亚林带的团队特别有战斗力,他带的团队,在危险时刻,没有退缩的,就因为他个人首先冲在线。”国家电冀北检修公司办公室赵哲源说。

朱亚林所带的班组由于优异的成绩,他的班组不断刷新着荣誉记录,先后取得了全国班组安全建设与成果展示二等奖、全国电力行业质量管理小组、全国工人先锋号。

“班长不算官,但作为兵头将尾,既要管好人,又要带头干,让大伙拧成一根绳,其实是很费心思的事情。”朱亚林谈到这里,似乎已经不是那个腼腆的瘦小伙了,他眼神坚定且冷峻:“弟兄们实在共患难中莫怕滚打,都不容易,感情很深,我作为班长,必须想方设法让大家互相帮忙、少受苦。”

朱亚林这种敢于永远带头冲在线、不惧艰险、吃苦耐劳、勇往直前、战无不胜的亮剑精神,或许值得全国所有战斗在一线的厂矿班组学习。

原标题:朱亚林的亮剑精神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经济

作者:

ORM在线名誉管理
有赞微商城入驻要求
微信卖东西怎么找客源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