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鄂州信息港 > 旅游

勇敢的心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0:59:58

1  街津山地处在北纬四十八度线上,也是个寒冷而荒芜地方。尽管春天脚步已经叩响了街津山门槛,头年冬天留下来的积雪也几乎融化光了,但这里还是感觉不到一丝暖意,风里带着飕飕寒意,在山谷里游荡。  北方的四月,天说变就变。几天前,这里还是明媚阳光,可一场寒流袭击了街津山,暴风雪突然出现在了山口,刮落即将落山的夕阳,整个世界顿时都那场突如其来的风雪笼罩住了。尽管春天已经来到街津山,但寒冷西北风还在那里抵御反抗,轻易不肯退出季节的舞台,一场倒春寒携带着漫天风雪再次反攻回来,在山谷里不停地奔腾呼啸,但生活在那里的顽强心脏并没有被吓跨,还在有力地跳动。你看,一个毛茸茸小家伙此刻冒着凛冽的风雪,在峭壁间的石岩上蹦蹦跳跳,走到一棵小树下,啃了起来……  原来是只小兔子呀,是种典型的吃草小动物,以青草和树木嫩枝、嫩叶为食。可现在草木还没萌发,只能啃树皮充饥了。它们不仅在那里找到食物,还可以躲藏在灌木丛里,以免被凶猛捕食者发现。  别看那只小兔子,不,应该说是只温柔而可爱的小雪兔。别看它吃的食物不怎么样,甚至很粗糙,却穿了件淡栗褐色时髦皮草,表面杂有俏皮黑色尖针毛,特别漂亮。是不是说错了?不是说那是只温柔而可爱的小雪兔吗?怎么不见身上长有白色绒毛,而穿了套浅褐色迷彩服呢?  雪兔有冬夏两套时装。冬天它们身上的毛服不仅长,而且密,通体白色,只有耳尖和眼睛四周为黑褐色。而到了春天,它们的夏服比较短,额部黄褐色,比背部更加显著,眼睛四周白色圈,只有腹部还保留着白色。尽管森林里飞舞着雪花,但毕竟已是春天了,它才穿身浅栗色迷彩服,在山谷里寻找食物。假如不出什么意外的话,这套时装它会一直穿到寒秋。等到风雪再次席卷街津山,地上覆盖一层皑皑白雪,它才会换上新衣服,披一件和雪地同样颜色的白斗篷。  如今,尽管倒春寒使街津山再次刮起暴风雪,但雪兔只有两件时装,想换也来不及了。好在等到天一放晴,这场风雪立刻会被打得丢盔卸甲,一败涂地,绿色将要很快涂满了街津山。到了那时还穿着白色伪装服,岂不是彻底暴露了它的行踪吗?  我们讲述的故事,发生在这个春天里,并遵循那只小雪兔的生长历程,步步深入它的内心世界……  尽管雪兔是它们种群中个头,也是冬天里浑身长满白色绒毛的野兔。到了成年,雄雪兔可达到十多斤重。但那只小雪兔刚出生时,体重还不到二两,可已经穿一身密毛了,也睁开了眼睛,打量新来到的这个世界。如今,那只小雪兔在母亲身边生活了二十多天,尽管不到半斤,还是个小孩子,已经开始独立生活了,冒着风雪到洞门外啃食树皮了。难道它没有母亲的陪伴,也没有其他家人的保护吗?  别说家人保护不了它,妈妈也保护不了小雪兔。它们简直太弱小了,一旦可以独立生存,竭尽全力自己保护自己吧!假如全家继续生活在一起,一旦掠食者堵在家门口,则有全窝被人端掉之虞。因为那样,像所有小雪兔一样,一旦可以独自生活,赶紧离开母亲,在附近找个废弃洞穴,开始独自生活了。  尽管它们兄弟姐妹各自有了新家,但并没有离开多远,还在附近活动,嬉戏打闹。唯独那只小雪兔和其他兔截然不同,在离开稍远地方,在那里独自观赏风景,充满了好奇心。当时,它还不清楚,只有经历过自然界的锤炼,还有那种好奇心,才会显示出勇敢无畏,铸就出一颗勇敢的心——只是它目前还是只小雪兔,也不可能有颗勇敢的心,况且自信也不等于莽撞——要知道,在今后探索新世界过程中,往往会带来很多危险,甚至还没有长到勇敢那天,先夭折了。不过,如今还很安全。这个大雪纷飞日子里,那些掠食性动物都躲在家里,不会出来觅食了。对它们雪兔来说,那是安全的时候,趁机赶紧出来寻找食物。  它正在那里津津有味地啃着树皮,突然听见一阵“喀嚓喀嚓”声,立刻吓了一跳,赶紧停下,朝那里张望一眼:有只兔子正在那里啃食树皮,原来是阿林(满族语:山)呀!  这里兔子都管它叫阿林,也有人喊它大阿林,也就是“山”或“大山”。听到这样一个名字,立刻让人忍俊不禁——不就是只兔子嘛,顶多是只雪兔而已,还能叫什么山或大山,岂不是埋汰人吗?它的名字究竟是妈妈起的昵称,还是别人送的绰号呢?  不得而知。但它清楚自己也有名字。妈妈管它叫布鲁堪,也就是只温和而可爱的小家伙。说起来,布鲁堪和阿林还是对亲兄弟,尽管它们不是同窝出生,但是同一个母亲,只是阿林比布鲁堪出生早半年时间,个头比它也大多了,快要赶上成年雪兔了。尽管阿林比小布鲁堪个头大得多,但毕竟也是只兔子呀,哪里有山一样的胸怀和气魄,更不要说像山一样岿巍了。可能妈妈在儿子身上寄予无限的希望吧?  看见弟弟小布鲁堪也在啃食树皮,阿林裂开三瓣兔子嘴,朝它笑了笑,接着在树下再次忙活起来。原来它早已发现了布鲁堪,只是赶紧填饱自己的肚子,没有时间交流感情。在这场暴风雪停下之前,趁着凶猛的食肉动物没有出来觅食之前,吃饱喝足了,赶紧跑回家里躺下休息。  雪兔们已经适应了这里的恶劣自然环境,否则就会被寒冷的街津山冻僵,甚至导致家族灭绝。要住到这条山谷里,不仅只有鹿和狍子等吃草动物,还有野猪和熊等身体庞大动物也时常光顾这里,甚至还有它们的天敌狼和狐狸也会悄悄出现在身边,稍不留意,则会遭遇没顶之灾。不过对它们来说,可怕的还是猛禽金雕了。  2  暴风雪停住了,阳光再次照耀在街津山上,千山万壑都照耀在明媚的早春阳光里。此刻,一只金雕在空中逡巡,不时转动脑袋,俯视着下面山谷。它并不是个挑剔捕食者,对食物没有更多要求,别管野鸡、野鸭,还是河里的鱼或草地里爬行的蛇,甚至连狼和狐狸都会被它写进了自己的食谱里。而金雕喜欢捕获的食物,当然还是野兔。尽管野兔肉味道鲜美,也不那么容易逮住,还得有个合伙人帮助它一起打猎。  很少能见到其他凶猛鹰类有两只金雕战术,尤其是依赖团队作战,相当不容易。那样的狡猾,像老鹞子,还有隼,永远不可能那样聪明,更不要提乌鸦了。  这里树上,搭建着很多乌鸦的鸟巢,不喜欢老鹰在它们自己的领空上翱翔,成群结队地一边聒噪,一边冲了上去。面对那么多敌人,两只金雕只能尽量躲开,快速向山谷俯冲下去,以甩掉那些难缠的攻击者。  这是一场飞行技能检验,在那里筑巢的隼也不想让金雕出现在自己家门口逡巡,飞来绕去。在这个春天里,隼孵化出两只小鹰,为了保护孩子不被别人叼走,不顾一切地冲上来。尽管它们力量悬殊,隼远不是金雕的对手,但那只顾家的雄隼还是奋不顾身地往上冲。两只金雕不想和它一般见识,开始分别行动,雌雕贴着悬崖飞行,而雄雕则朝着太阳飞去,以那耀眼的光芒作为掩护。此刻,有只雪兔已经发现了那只雄鹰,不会让它飞出自己的视线以外,以免稍不注意,那只金雕俯冲下来,把它逮住。可那只雪兔哪里知道,那只雄鹰不过是个幌子,以吸引雪兔注意,而它的搭档已经悄悄冲了过来,那只雪兔甚至来不及逃跑,已经被一爪子逮住,提了起来,向它们鹰巢飞去。  两只金雕这次合作,堪称典范,收获到它们喜爱的美食。隼看见金雕逮住到猎物,再次冲了上来,想要从中夺走。可金雕略胜一筹,一头躲了过去,隼只能空手而归了。这次金雕可没有空手而归,获得的食物足够它们和孩子们填饱肚子了。  金雕是街津山凶猛、可怕的鹰,体长可达一米,翼展超过二米,不仅有对锋利的爪子,还有那餐刀一样的喙。可怜的兔子啊,你的名字永远都是弱者——连身体比它们小得多的紫貂,还有蛇都可以打兔子们的主意,多么可怜啊!  阿林比布鲁堪不仅年长半岁,个头也高大多了。站在阿林面前,布鲁堪简直像株小草站在一棵大树的身边,还不到哥哥的腰高呢!小布鲁堪暗自打量一番,它们之间并没有多大区别,只是阿林个子暂时高些罢了,再过半年,小布鲁堪也会长到它那样高大。但前提是,必须像阿林一样,活到它那样大的年龄。  想要活到阿林那样大的年龄,简直太容易了,不过几个月时间,很快就会度过。要是没有天灾人祸,它们在街津山里能幸福地活到十多岁。实际上,一只兔子想要活到成年,并非容易,生命对它们来说,简直太脆弱了,以后的生长路上,布满了坎坷,所有掠食性动物几乎都在捕食兔子,多数还没等到成年,早早地夭折了。哥哥阿林一窝出生的兄弟姐妹,如今死的死,亡的亡,只有它还生活在街津山的山谷里。  那是个与世隔绝的山谷,也是雪兔世世代代生活的地方。尽管这里远离人烟,也不得安宁,即使夜里躺在家里床上,不时能听见其他动物在附近山林或草地上活动,时常响起逃跑或追赶的杂沓脚步声,似乎在提醒着小布鲁堪,这里不仅为它提供食物,是赖以生存地方,也是个布满了危险的可怕世界。  好在有洞穴的庇护,才安全多了,不仅身体庞大的熊和野猪逮不住它,甚至狡猾而凶残的狼和狐狸也轻易抓不到兔子。它们真正的敌人来自天上,是在那里翱翔的鹰,那才是一对可怕的天敌。  听过过“兔子蹬鹰”故事吗?  有只野兔发现有只鹰在低空盘旋,并且迅速俯冲下来。当鹰张开爪子去抓野兔脖子时,那只兔子敏捷往旁边一跳。躲开了鹰的进攻,野兔并没有起身逃走,反而朝鹰跳过去,甚至比对手跳得还高。鹰自然紧盯野兔不放,扇动着一对有力翅膀,朝野兔扑打过去,立刻把野兔扇得四爪朝天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躺在那里。看见把野兔打昏了,鹰趁机扑到野兔身上,刚准备啄瞎野兔眼睛,拎起来飞回鹰巢。在那个关键时刻,野兔突然猛地弹出后腿,重重踢在鹰肚子,随后两只后腿连续用力几下,踢得鹰扑棱几下翅膀,一头栽倒在地……  这样的结果,当然是所有兔子们的理想。实际上,不过是一厢情愿而已,在生活中可能永远都不会实现。不过大自然就是大自然,不仅慷慨,有时也会吝啬。从一方面赋予,必须从另外一方索取。对待它们的天敌,自然有对付的办法。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那一天,本能告诉它们该怎样对付自己的敌人。如今阿林不仅长到六十公分长了,四腿肌肉格外有力。它的两个前腿较短,每个爪子有五个脚趾,而后腿具有四趾,脚下长有蓬松长毛,更加有力,不但善于跳跃和爬山,还能在雪地上跳跃奔跑。一旦发现危险,一跃而起,蹿出三米多远,顷刻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否则如今它们哪里还能活跃在街津山谷里呢?  开春后那场暴风雪很快过去了,淙淙流水声再次在山谷溪流里流淌,越过岩石,哗哗声在山谷里回响。开始迅速上升的气温带着一丝暖意,在浸满了寒意的山谷间流动,使所有山峰深谷渐渐笼罩在明媚早春阳光里。那里暂的时荒凉将会很快退去,由漫山遍野绿色代替,充满勃勃生机,为雪兔们带来可口的青草。春天的到来,不仅给雪兔们来暖意上升气流使那对金雕更加得力自如,扇动着一对巨大翅膀冲向高空,敏锐的眼睛俯视着还裸露的山谷。  拥有两米长双翼的金雕,外加那对天赋的敏捷眼睛,在北方蔚蓝的天空中翱翔所有鹰当中,唯它独尊,并且迅速发现了猎物,立刻俯冲下去,直扑在那里觅食的野兔。阿林的目光比小布鲁堪敏捷多了,发现事情不好,立刻发出警告:快跑啊,小布鲁堪!  小布鲁堪看见阿林带头一步跳起来,朝家里跑去。在附近觅食的那些野兔也不问个青红皂白,仓皇逃命,各自向家里跑去。小布鲁堪是个自信的孩子,并没有像其他野兔那样仓皇逃命,还在那里朝四处张望:目前,它还不清楚危险究竟来自哪里。  阿林一边跑,一边吱吱地叫:危险来自天空,一只金雕已经朝这里冲了过来!大势不好,赶紧逃命吧!  幸亏阿林再次发出警告,才使小布鲁堪有了逃命机会。可它还是稍微慢了那么一点,等它跳起来朝洞里跑去时,金雕已经俯冲下来。小布鲁堪把耳朵紧贴在背上,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飞驰朝前跑去,感觉到一股冷风从身后刮过来。幸亏附近有个掩护洞口,它不顾一切地钻进去。  小布鲁堪头刚钻进洞穴里,几乎在那瞬间听见身后传来“噗”地一声。下意识回头一看:洞口已经被罩得一片漆黑,不仅一张巨大翅膀扑在洞口上,一只锋利的爪子也伸了进来。对那只金雕来说,一切都来不及了,那只小雪兔已经消失在洞穴深处。有了庇护场所,终于安全了。  对小布鲁堪来说,危险并没有过去。刚才在逃命中,一头钻进了陌生人的家里。它小心翼翼地沿着洞穴里的路朝前找去,才发现原来是阿林的家。可能金雕还守候在洞门外,并没有离开。它这个不速之客不敢离开哥哥的家中,只能傻呆呆地看着走来的阿林。  还不错,阿林不但没有把它这个不请之客赶出家门,反而在它身旁趴下,收留下来。一对兄弟就那样肩并肩地蹲在一起。它看了一眼身旁的阿林。刚才太危险了,幸亏有了阿林一再提醒,才快了半步,抢在金雕之前钻进了哥哥家里。  它哪里知道不仅现在,以后还会面临着各种各样重重考验,而像它这样的小家伙,多数无法顺利度过这样时期,将来自然更不可能再有机会了。暗自庆幸吧,没有这样一个好哥哥,还能有今天吗?兄弟俩竖起耳朵,仔细谛听:外面已经安静了,没有任何动静,才从另一个洞口走出来,发现金雕已经离开了。 共 22398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治男科医院哪好
云南好的专治癫痫医院
为什么会患上癫痫疾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