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鄂州信息港 > 游戏

神权纪元

发布时间:2019-06-26 05:53:43

“不许动!乖乖交出你手中的金币。有)?意)?思)?书)?院)”满脸横肉的家伙堵住了黛西的去路,就在黛西离开的时候她的身后就已经跟上了两个尾巴。“臭biao子,还玩高冷,刚才你不是挺热情的么!”另一名高瘦的佣兵目光就从来没有离开过黛西的胸口。“哎。”黛西无奈的叹了口气,她已经改变了自己的妆容,可是没想到还是被人盯上了,现在的她可并不想惹上什么麻烦。“认命了么?哈哈,小妞,大爷很快就让你爽一爽,我的技术可要比那个小白脸强多了。”高瘦的佣兵满脸的yindang,他在酒馆里已经盯住黛西半天了,现在总算是让他们逮到了机会。远在城市中另一处的亚尔维斯打了一喷嚏。“一定是有人在骂我。”高瘦的佣兵已经有些饥渴难耐,他已经太久没有尝过女人的滋味了,面前的俏丽女性无疑是能解决他饥渴的良药。他的手伸向了黛西,他想用力撕开黛西的裙子去尽情享受征服的快感。他的裤子都已经脱好了,面前的俏丽女孩看起来毫无反抗之力,他就像是一头饿狼直接扑向了黛西。“啧啧,有那么心急么,真是个一点情调都没有的男人。”满脸横肉的家伙舔了舔自己的嘴唇,虽然他更喜欢金钱,但是对于送上门来的女人他又怎么可能会无动于衷呢。“看来今天可以好好玩一玩了。”满脸横肉的家伙在等待着女孩的哭喊,可是他等来的却是自己同伴的惨叫!就在瘦高的佣兵扑向黛西的时候,黛西用着一种怜悯的眼光在看着他。紧接着就是一计飞踢,瘦高的佣兵痛苦的捂着自己的老二,想必他的下半辈子某些生活是不能和谐了。其实黛西已经手下留情了,如果今天她穿的是高跟鞋的话想必他已经废了。“你这个臭biao子”瘦高的佣兵躺在地上痛苦的呻吟,他的眼泪都快下来了,这是一种多么酸爽的感觉。就在瘦高的佣兵倒地的那一刻,满脸横肉的家伙也没有闲着,他从腰间抽出了一把匕首。“看来这个小妞还需要调教。”“碰。“满脸横肉的家伙已经被掀翻在地,黛西只是徒手就轻松打落了他的匕首还顺便给了他一计背摔。“呸。”满脸横肉的家伙吐出了一颗牙齿,他的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手指上的鲜血更激发了他的凶性。“我要宰了你!”满脸横肉的家伙刚想捡起地上的匕首,一只脚却踩了上来。“啊!”那是骨骼碎裂的声音,黛西的脚正好踩在了那家伙的手背上,对待这种凶恶之徒根本就不需要任何怜悯。“姑奶奶,我错了,我错了。啊!求你放开我吧。”满脸横肉的家伙在地上不断的嚎叫,手心上那剧烈的疼痛让他不得不暂时服了软。黛西慢慢抬起了自己的脚,她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她并不想和这两个人做太多的纠缠。‘给他们一个小小的教训就好。”黛西心里的想法地上躺着的那两个人是无从知晓了,她转身就要离去,可是那两个人明显并不打算就这样结束。瘦小的佣兵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卷轴,他的嘴角升起了一抹冷笑。“去死吧,jian人!”灼热的火焰从卷轴中被释放出来,那赫然是封印了中级觉醒者全力一击的觉醒卷轴!“咦?”黛西察觉到了危险的临近,厚实的光幕迅速的将黛西笼罩。光与火的碰撞让人都睁不开眼睛,实在是太亮了!好在黛西一直保持着高度警戒的状态,正是她的小心翼翼救了自己一命,黛西差一点就阴沟里翻船了。急促的脚步声临近,并且是整齐而有规律,不用想也知道这是惊动了城中的守卫,刚才的动静实在是太大了一些相比于这座祥和的城市。瘦高的佣兵和他那满脸横肉的同伴还没来的及反应就被人打晕了过去,现在他们两个被黛西一手夹着一个提在怀里,这样子说不出的滑稽。“队长!没有情况!”一名士兵向着小队长行礼。小队长则是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这里充斥着一股烧焦了的气息,但是这里却明显没有留下一丝的痕迹,这明显是被什么人抹去了,快去通知大人。”而小队长口中的大人正在自己的房间中审视着一封信,那是一封来自南方的信。武器架上的红色铠甲被擦的锃亮,就像是它的主人一样。天色渐晚,趁着夕阳的余辉黛西神不知鬼不觉的就将那两个人弄回了旅馆的房间,的亏他们住的地方比较偏僻否则黛西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好了,不过就算是这样,黛西还是没少花费一番功夫。哪怕她的实力远超常人,从小又受过严格的训练,但总归黛西是一个女孩,提着两名比她高大许多的成年男子在城区的屋顶上转来转去显然也并不轻松。黛西回来的正是时候,因为她刚好赶上了晚饭的时间,可是她却发现房间中两个人之间的气氛貌似有一些不对。敏锐的黛西明显感觉到了在自己走了的这一段时间里这两个人之间一定是发生了一些什么。‘究竟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可是黛西还来不及思考,余辰和胡安娜两个人的注意力就已经完全被黛西所带回来的那两个人所吸引。“这是什么?”胡安娜一脸的疑惑,她对黛西的行为表示非常的不解。“有用?”余辰说的倒是简单明了。黛西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一圈圈金色涟漪向外dang漾,黛西已经布下了隔音的结界,像是这种小型而单一效果的简单结界并不需要达到上位觉醒者就可以施展开来,所以黛西施展起来才会显得如此轻松。不等黛西开口余辰也学着黛西的样子运用风的力量也构筑了一道结界,余辰的精神高度集中,每一个细节他都在尽量模仿黛西。大约花费了几分钟,余辰终于完成了,他为这次谈话又套上了一层保险,因为看黛西的样子他就知道一定是有什么非常重要的事情。在这期间并没有人出声打扰,因为胡安娜和黛西都是觉醒者,她们深知在这种情况下影响余辰会造成很多不良的后果。看见余辰的结界终于完成,黛西缓缓的开口,她先没有说那两个人的事情而是讲起了与亚尔维斯的密谈,很明显与亚尔维斯的密谈在黛西心中的价值要更高。黛西的吐字很清晰,她的思路很完整,每一句话胡安娜和余辰都在仔细的听着。“你们看,这是亚尔维斯收集的资料。”黛西将一小叠文件放在了胡安娜的面前。胡安娜接过了那叠文件仔细的看着,她看得有些入神了,她一页一页的翻着,生怕漏过这上面的微小细节。“这上面都是真的么?”胡安娜的眼神有一些湿润了,这上面有她想要的结果。“还没有经过验证,很可能这是他们的一个陷阱。”黛西分析的很透彻,亚尔维斯对他们来说并不是一个可靠的盟友。胡安娜擦了擦自己的眼角,眼下还不是哭的时候,她将文件重新放在了桌子上。“我们应该怎么样去验证?”余辰对桌面上的文件毫无兴趣,政治这种东西短时间内他还无法更多的了解,所以他选择听从自己信任人的想法。接下来黛西制定了一个计划,一个印证这份情报是否属实的计划,而这计划中重要的一环就是余辰,也只有他才可以做到,因为他的实力要高出胡安娜与黛西太多。这份有些冒险的计划被告知余辰的时候他没有丝毫的犹豫,其实眼下的这种局面说实话跟他并无太大的关系,他大可以一走了之,但是胡安娜的那份无助,黛西的殷切期望,这一切都让余辰无法拒绝。他不是一个圣母,但是当自己的朋友需要帮助的时候他也会尽自己的力量。余辰毫不犹豫的答应以及桌面上的文件让胡安娜就像是吃下了一颗定心丸,不光是感情上,从理性的角度上分析,亚尔维斯对他们的欺骗并没有任何的好处,他大可以将他们的情报散发出去,所以这份文件的可信度还是比较高的。就在余辰答应之后,黛西又将亚尔维斯与她的谈话一一复述。“三分王国?”胡安娜内心十分的震惊,王国的局势已经糜烂到如此地步了么,她身为父亲指定的继承人却不能合法的继承王国,有太多的野心家在盯着这块肥肉,他们就是蛀虫,在权力的斗争中已经掏空了这个国家。胡安娜愤恨的用手锤击着桌面,可是她没有丝毫的办法,政治是残酷的,它不会按照胡安娜的意志去行事。十五岁的胡安娜太早的登上了舞台,她手中的牌实在是少得可怜。亚尔维斯的目的和他老爹的野心昭然若揭,自己的那个哥哥竟然从托雷多帝国的手中被放了回来,看来托雷多帝国也是打算趟这一滩浑水了,现在的局势可真是扑朔迷离。各大帝国都在暗中扶持自己的傀儡,这个大陆西端的王国已经参杂了太多的势力,它们只要轻轻的一碰,激烈的火花没准就会将加利西亚燃烧成一片灰烬。亚尔维斯的议题暂时被放在了一边,那两个被打晕的佣兵就这样显眼的躺在房间里。余辰用手指了指昏迷的两人。“现在可以告诉我们了吧?”黛西有一些尴尬,但她还是将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看来姐姐的魅力还真是大呢!”胡安娜调笑的说道,她的脸上也一扫了刚才的阴霾,其实胡安娜也是强行打起了自己的精神,接下来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现在该怎么办。”显然余辰没有开玩笑的心思,如果黛西真的怎么样了,他一定会将面前的二人碎尸万段。“我想我们可以问出一些有趣的东西。”黛西先卖了一个关子,把他们弄回来黛西可是有着自己的理由。黛西让余辰拎了两大桶凉水过来,然后她亲自将凉水泼在了昏迷两人的脸上。“啊!”高瘦的佣兵浑身一个激灵,他猛然就醒了过来,然后他竟然发现自己没有被捆住,他只记得自己被打晕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下意识的他想逃跑,可是他的步子还没有迈出就看到了眼前的黛西。那个女人的手段他还记忆犹新,自己是惹到了不能惹的人,扑通一声他竟然跪了下来。“请您放过我吧,大人。”高瘦的佣兵显得十分惶恐,在黛西的面前他现在升不起丝毫的抵抗之心。而他身边的同伴此时还没有醒来,甚至发出了类似于猪叫的哼哼声。他连忙用力的掐着,这种要命的关头这个家伙竟然睡着了!“你干嘛掐我!”满脸横肉的那人似乎对于他的同伴很不满意,他现在正迷迷糊糊的,就在刚才他还梦见美女了呢!‘美女?’他终于意识到了有什么不对,现在他已经完全记起来了!“大人!饶命!大人,是小的们不开眼,您大人有大量!”满脸横肉的那位此时求饶起来也丝毫的不含糊,两个人跪地求饶的场景却是让余辰和胡安娜有一些疑惑,黛西这是到底对两人干了什么?“别看我,我可是把事情都说了,我可不是什么暴力狂。”黛西摊了摊手,对于他们的反应说实话她自己也没有想到。“大人饶命,大人饶命。”两位刀口舔血的佣兵正在不停的磕头,甚至头都已经磕破了。“他们好像很怕你。”胡安娜在黛西的耳边说道。‘怕我?怕我也好,省的麻烦。’黛西虽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害怕自己到如此地步,但是接下来的事情就很简单了。他们竟然叫自己‘大人’?这种称呼恐怕是黛西这辈子次听见。看来他们真的是吓得不轻,否则哪里有人会管一位美丽的小姐叫做‘大人’的呢?咳咳,某位霸气的女骑士直接躺枪。“你们先起来吧,我问你们什么都会回答的对么?”黛西的眼神很和善,但是在那两位兄弟的眼中这简直就算催命符。他们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本来他们刚要起身,却发现余辰正在用一种审视猎物的眼神看着自己,这下他们死活都不敢起来了。“你们愿意跪就跪着吧。”黛西微微的扶额,难道自己就真的这么可怕么?她哪里知道在这些小佣兵的眼中,中位觉醒者是多么可怕的存在。黛西自己轻松格挡住了中位觉醒者全力一击威力的觉醒卷轴,在这些小佣兵的眼里她早已经是一只手就能捏死他们的‘大人’。而这么强大的‘大人’,能与她平等交流的又怎么可能是弱者呢?所以他们在余辰的目光下哪敢站起。

鄂州哪家治癫痫专科医院好
牡丹江哪家治疗癫痫医院好
湘潭专治癫痫好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