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鄂州信息港 > 网络

书书橱与书房

发布时间:2019-10-13 01:13:01

书、书橱与书房

家里大站橱、五斗橱等早有了,还剩些旧木头老是搁着碍事,就打了一个橱柜好放被胎杂物。在我请求下,家里同意橱柜上半部分给我做书橱,下半部分放被胎,两个抽屉一个给我放东西,一个放家里的杂物。这就是1979年时我拥有的只书橱。

半使用权的橱柜里放着我正在学习的高中课本及各种辅导资料。比较稀奇的是小说书和诗集等,有《苦菜花》《水浒传》《第二次握手》《茶花女》《美学基本原理》《物种起源》等。

这些书刊占用了我许多的早餐费和零花钱,泡书店淘书刊也耗去了我不少时间。书橱的四格窗玻璃上,贴上了拉斐尔的油画《西斯廷圣母》、波提切利的油画《春》,国外现代建筑、海外风光的摄影图片等。

我居住的小城中有一些崇洋媚外的文青,有些个性想法,他们把目光锁定我的书橱,打借条通过我家人借阅我的书刊。这些书刊,本质上是不同于文革遗风下的灌输性教材,对我的影响不亚于整个的中学学业,反映了我当时的思维状态和价值取向。

三十多年过去,书橱安在?委屈在我家公寓房的地下室中。一位邻居看到我的书橱时惋惜地问:“怎么把世界名画贴在这么老土的橱柜上?”以她的见识,不可能知道这些名画的印制品和橱柜相互依偎了三分之一个世纪。我记得她家的正屋墙上,主席画像贴到1990年。

我的书事,不可避免地从小人书说起。上世纪六十年代后期到七十年代前期,是我阅读小人书的鼎盛期。有一本小人书讲述一位老地主的故事,他从地下刨出藏枪和旧账册,跟地主婆密谋着秋后算账,结果被红小兵们发觉,押着老地主和地主婆走向生产队的批斗场。这些小人书都是大人编制出来的,不知那些健在的大人现在看了脸不脸红,反正我十岁前看了这些小人书激动得脸红。看小人书,是我童年重要的文化生活之一。

进入1980年后,橱柜成了完全的书橱,我的卧室兼做了书房。我不断地从书店和出版社购买中外书籍,每季或每年从邮局订阅文化艺术期刊,其中有《讽刺与幽默》《小说月报》等,没几年书橱里塞满了书刊。1984年,我请木匠打制了一张连带三层书架的写字台,成为我的第二个书橱,即使如此我的书刊还是多得往纸箱里放,往墙角堆。此际,为检测我的知识面,我参加了《工人》举办的世界百科知识读书大赛,得了一个奖的奖章。接着我去苏州读了三年丝绸专科,其间买书籍近千册。我每逢假期都往家里带书,直到毕业时,还有几百册书留在观前街一位同学家的晚清老屋中。

到1989年我已拥有五六千册书刊,被当地一教授惊称为“像样的家庭图书馆”。1990年冬我在套间前的地面上盖了两间瓦房做书房,用围墙把新旧房子连为一体。至此我的书籍连同各种杂志多达万本。我像对待子孙似地爱护这些书刊,在书橱横档外沿立着“私人藏书,在此可读,莫言借阅”的纸牌。此时,我从读书到自己写书,自印了一本诗集《握住你的手》。再就是,我的女儿已逾周岁,天天在牙牙学语,分散了我对书刊的钟爱。从此往后藏书事业直走下坡路,到1997年我出版第三本书时,原有的书籍仅残余一两千册。

有赞上怎么开微商城
免费微商城
微商城一年赚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