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鄂州信息港 > 生活

电信诈骗多少钱就会坐牢2019iyiou

发布时间:2019-05-14 19:57:10

黄河、陈光和崔良(均为化名)都是90后,茂名电白人。2013年6月开始,黄河拉上钟培、陈光和崔良几个一起做业务猜猜我是谁。4人分工协作:钟培负责寻找一批专门拨打的打手,冒充机主的亲戚朋友借钱;机主打款后,黄河则安排卡手取款,陈光协助。

钱似乎来得很轻松。短短5个月,他们几个人就成功骗到了14名事主逾10万元。9月4日这一天,打手讹到了一笔巨款事主蒋某竟然相信了猜猜我是谁的骗术,一次性就给他们转了17万元。当晚,4人兴奋异常。他们也许不知道,这笔巨额骗款将让他们的刑期变得更加漫长。

猜猜我是谁,这类多数是由茂名电白拨出的诈骗,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把很多人搞迷糊了,包括后来演变出来的我是你领导骗术,也极具迷惑性。9月22日本报报道《垃圾短信可疑为何拦不住》揭秘了不法分子通过伪基站等技术手段群发短信,那么,发送多少数量的诈骗短信、拨打多少诈骗、涉案金额达到多少,就可以治罪?如果群发了很多诈骗信息却没有骗到钱财,这种情况下是否也能追究骗子的刑事?针对以上话题,南方展开了调查。

电信诈骗多少钱就会坐牢?

发现17万元一夜之间被卷走,蒋某得知受骗后随即报案,次年1月,黄河、陈光和崔良就被公安机关抓获。根据案件认定情况,主犯黄河涉嫌犯罪数额为226800元,获刑五年零六个月;陈光涉及犯罪数额198500元,获刑二年零六个月;崔良涉及犯罪数额198300元,虽是从犯,仍获刑二年零六个月。

电信诈骗案件如何量刑?根据我国《刑法》及《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诈骗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下称司法解释)规定,诈骗3000元至1万元以上,认定为数额较大,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诈骗3万元至10万元以上,不满50万元的,或有其他严重情节的,认定为数额巨大,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诈骗50万元以上,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认定为数额特别巨大,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

根据这一定罪幅度,各地出台电信诈骗案件量刑标准,广东省的定罪标准分为三档:诈骗6000元至10万元可量刑3年以下,诈骗10万元至50万元量刑3至10年,诈骗50万元以上可量刑10年以上有期徒刑或无期徒刑。这也就意味着,只要诈骗6000元起,就可定罪入刑。上述案件中的主犯黄河涉及诈骗20余万元,将在监狱中蹲守5年左右。

检索近年来广州地区的诈骗案件,发现涉及猜猜我是谁诈骗的团伙多。2013年至2016年,至少就有9个猜猜我是谁的诈骗团伙在广州被判处刑罚。

如2013年侦破的被告人杨兴生案,其团伙一年内诈骗被害人62名,诈骗款合计153.5万元,被告人杨兴生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并处罚金20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我国对诈骗案件的定罪,以数额+情节作为量刑标准。情节严重,主要是依据犯罪手段是否恶劣、犯罪对象的特殊性、诈骗款物的性质等来确定。深圳市盐田区法院刑事审判庭副庭长全浙宾告诉。一宗案件涉及诈骗金额在12万,量刑幅度在3到10年。如果是一般的诈骗案件,法院或将判刑3至4年;可如果这是一起电信诈骗案,则或将判刑5年左右。全浙宾说。

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广州市律师协会经济犯罪专业委副主任南芳律师告诉,如果诈骗有以下情形的,应酌情从重严惩,比如通过发送短信、拨打或者利用互联等发布虚假信息、对不特定多数人实施诈骗的;比如诈骗救灾抢险、优抚扶贫款物的;比如以赈灾募捐名义实施诈骗的;比如造成被害人自杀、精神失常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备受关注的徐玉玉遭遇诈骗致死一案,对诈骗分子就应酌情从重严惩。

没有骗到钱也能治罪吗?

电信诈骗属于广撒式的非接触性犯罪。诈骗短信满天飞,而中招的可能就是小部分。那么,如果诈骗者仅是拨打了或发送了信息,结果却无功而返,没有骗到钱财,是否将免于法律制裁?

全浙宾告诉,利用发送短信、拨打、互联等电信技术手段对不特定多数人实施诈骗,诈骗数额往往难以查证。司法解释中详细规定,发送诈骗信息5000条以上,或者拨打诈骗500人次以上,应当认定为刑法规定的其他严重情节,以诈骗罪(未遂)定罪处罚。此外,司法解释还规定,明知他人实施诈骗犯罪,为其提供信用卡、卡、通讯工具、通讯传输通道、络技术支持、费用结算等帮助的,以共同犯罪论处。可见我国特别加大了对电信诈骗的打击力度,电信诈骗的犯罪成本是很高的。全浙宾说。

发送5000条以上的诈骗信息,这个数量是否难以达到?一点也不难。广东省公安厅刑侦局办案警官告诉,现在都有群发技术,利用伪基站,设置好程序,一个按键,就可以发送数十条、上百条信息。在盐田法院近期正在审理的一起诈骗未遂案件中,被告利用伪基站发送诈骗短信,2小时就能发送约12000条。办案法官说,虽然被告人未得钱财,仍可视为诈骗情节严重进行量刑。

而对那些上当受骗的人来说,关心的是那些被骗的钱能否追回来。全浙宾表示,办案时法官都会尽量规劝被告人退赃,以挽回被害人损失。法院也将对被告作一定从轻处罚。实际上,即使被告不退钱,法院也会在判决上责令退赔,将来被告人只要有了财产都会执行。

2015年全浙宾主审的一起案件中,杨文、陈国和杨威三个海南小伙通过上发布销售iPhone的虚假广告骗得78642元,法院终规劝他们退赃,终将全部骗款发还给11名上当者。

广州法院系统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法官认为,办案部门要转变重办案、轻追赃的观念,把追赃工作贯穿于侦查、起诉和审判全过程,即使作出判决,法院也要做好判后的继续追赃工作。

电信诈骗为何难定罪?

和其他类型的诈骗案件相比,电信络诈骗案件的办理难度更大。被害人和诈骗分子之间都没见过面,犯罪团伙之间因为分工不同,很多成员之间根本就不认识。广东晟典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郭朝辉律师曾当过警察,在公安机关办过大量经济犯罪案件。他告诉,诈骗犯罪团伙组织结构发生变化,呈现有组织的管理经营模式,分工明确,层级分明。

广东警方破获的电信诈骗团伙中,诈骗组办卡组转账组取款组洗钱组等各个环节相互独立、单线联系;实行组长负责制,根据诈骗数额大小和所作贡献提成。有的专业化犯罪组织甚至注册成立公司,打着合法经营的幌子掩盖其诈骗的犯罪事实。

而在信息化时代,很多交易环节都可通过、络进行,更加隐蔽,也给办案增加了难度。盐田法官全浙宾坦言,案件证据的采信上难度不小,不同于一般案件单线证据链,现在此类案件往往有传销式作案趋势,呈状作案结构,案件的证据结构也大多呈现状式证据体系。通常每一个诈骗事实都要当做单独的案件进行证据核对,费时费力,但不能有丝毫马虎。

全浙宾说,由于诈骗络中上线和主犯的犯罪事实隐蔽,有些被判刑后还会进行顽抗。更多的被告人都属于这个络中的下线,他们觉得自己也是被害人,被判刑后还会在法庭上大声喊冤。

随着警方打击力度加大,不少诈骗团伙纷纷将窝点移到海外,东南亚、欧洲、非洲本月初广州警方从亚美尼亚押回129名嫌疑人,该团伙所设的6个专门打的诈骗窝点,就隐蔽在亚欧交界处的这个很不起眼的小国里。

如今,诈骗手段也在逐步升级,多达近百种,而诈骗团伙的络服务器和银转账的地址基本上都在境外,即两头在外的情况。由此带来的问题是,公安机关较难获得完整的证据链条,以致有一部分实际发生的诈骗数额也难以查证,体现在量刑上,就是被判处的刑罚比其实际应当承担的刑事更轻。有法律界人士指出,目前在对电信诈骗的司法实践中,一定程度上体现出抓得多、判得少、重罪轻判的特点。

2015年深圳其他E轮企业
东方财富拿下公募牌照
金大福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